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详细内容

江茶如何成为群龙之首

发布时间:2017-04-23 作者:文/黄茂军(资深媒体人) 来源:

前言:

4月23日上午,在江西大成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成)举办的创新发展务虚研讨会上,大成董事长兼总经理揭小健向与会人员通报了一个消息:由大成控股的江西省茶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茶)已经得到了江西省政府的正式批复——揭小健随后设问:江茶如何成为群龙之首?

这是江茶的一个问题,更是江茶的一个目标!

江西茶业目前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人民网南昌2016年8月23日电(记者秦海峰)记者从江西省农业厅获悉,目前,江西省茶园面积125.8万亩,茶叶总产值达60亿元,相比五年前增幅均超过50%。目前,江西省茶园面积125.8万亩,比2010年增加49.6万亩,增长了65.0%;茶叶产量4.66万吨,比2010年增加了2.02万吨,增长了76.5%;实现茶叶总产值达60亿元, 比2010年翻了一番,为全省茶农人均增收1000多元。  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江西省已逐步形成了以婺源、浮梁、上饶等县为主的赣东北,修水、铜鼓、靖安、庐山等县为主的赣西北,以遂川、井冈山、上犹、宁都、资溪、金溪等县为主的赣中南三大优势产区。

在这则新闻的背后,是一个说起来让人一声长叹的事实:江西茶其实一直处在一个“群龙无首”的状态。

据不完全统计,江西全境产茶,省农业厅2016年公布的统计数据表明,目前全省注册茶叶企业有700多家,大大小小的品牌因此更有数倍之多,如此众多的品牌却没有一家具备领袖气质,江西没有云南“大益”这样的茶企,也没有福建“天福茗茶”这样的商业门店,我们甚至没有一个核心——说到云南,我们会说普洱;说到福建,我们会说武夷山;说到浙江,我们会说龙井;说到安徽,我们会说黄山——江西茶业的核在哪儿?九江人说庐山云雾,上饶人说大鄣山,吉安人说狗牯脑,景德镇人说浮瑶仙芝…… 

江西的茶文化是“排他不排外”,一方面我们流行什么喝什么,先是安溪铁观音,再是云南的普洱茶,突然大家追捧金骏眉,过两年改喝福鼎老白茶;另一方面九江人不喝景德镇茶,景德镇人不喝婺源茶,婺源人不喝狗牯脑,吉安人不喝庐山云雾……在茶席上,江西人没有文化自信心,也没有文化向心力。

上述现象,应该是江茶设问的背景。

我们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路径可能有很多,但要点似乎还是四个字:财胆文心。

说白了,江茶要成为江西茶业的群龙之首,既要有钱,更要有文化——这是一句知易行难的大实话——目前省内省外想在茶业界做大做强的企业可不止江茶一家,各家的发力点与着力点基本上是大同小异,都注意到了茶产地的生态环境问题,都注意到了食品安全的问题,都在茶叶的地理与历史上做文章,都在说故事……而且,进入这行的,似乎都不差钱,动辄以亿计的投入。

大成控股的江茶集团甫一成立,就有一个统一的品牌,曰:da cheng cang。这个“da cheng cang”还有一句口号:大道至简,自然天成。如何“大道”?“至简”何为?

大成务虚会的开篇,是大成文化创意产业投资顾问赵感鹤先生的《作为资本的文化》,赵先生告诉与会者,文心是当下最大的财胆,最有力度、最出效益的资本不是货币资本,而是文化资本。而文化资本是什么?仅仅是地理意义上的土壤、植被、海拔、经纬度与地表水吗?抑或历史纵深处的人文典故?文化的资本更在当下社会的考量,更在国情舆情的斟酌,更在流行趋势的把握。

当下中国社会,有两个现象是我们应该关注的,它们很有可能是江茶得以一统江山、成为群龙之首的秘钥:第一个现象,以互联网技术为支撑的分众消费时代的来临;第二个现象,以文化软实力宣示为核心的国家战略图谋。

所谓分众消费时代,就是在互联网经济诸如海量信息发布、远程即时消费、低成本甚至零成本进入等特性中,圈子或者说“群”的建立是值得我们仔细思量的,这个“群”形成的一个前提,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朋友圈”的形成,而是一个涵盖了“群”成员的经济属性(购买欲望与兑现欲望的能力)、文化属性(审美情趣)甚至阶级属性(对资源的占有与支配能力)在内的势利区分,不管参与者是如何标榜自己的民主与自由意识的,但这种植根于互联网技术的社会新因子,先天性带有它的冷血、机械与精准。

所谓文化软实力宣示,就是如何用我们的文化自信在全球化背景下开疆拓土。

全球化的主要标志就是经济的全球化和信息的全球化,它是建立在资本、生产、通讯和技术层面上的经济生活一体化,这个乏味的一体化导致全球每个区域和角落的生活出现同质化的趋势,这一趋势不仅为第三世界知识分子所警惕,也为发达国家知识分子所诟病。

这个道理很好理解。属于精神领域的文化世界,其实和千姿百态的生物世界一样,有它的异彩纷呈,有它的生命周期,有发展上的进化与演绎,有地理意义上的适应与存在,甚至它的死亡与历史封存、它的沉淀与时空凝固,都能从生物圈——比如化石与矿藏——中找到对应……我们谁也不希望生活在一个整齐划一的生物世界,当然我们也不希望世界的文化出现乏味的大同。

简单地将茶叶以及茶文化归属到一种生活方式显然是错误的——至少是肤浅的——它不仅是我们味蕾记忆的构筑,文化特产的供应,我们更是可以依据它的审美情趣与文化属性,理解为一种中国文化的守望与坚持。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待茶业,你就不难发现,它既是文化,也是武伐。

大成仓商城

钱柜足球真人